关于 ovear

企业通常防火墙原理

大家好,还记得我是谁吗?对了对了对了,我就是你们的好朋友——去收快递回来的Ovear君~
要说起昨天的快递啊,那可是非常的赞~双十二买的Dr pepper划算超值!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一个伞的标志,Ovear记得以前没有的呀Σ(っ °Д °;)っ,就是这样的
228550
Ovear感觉喝起来味道有点奇怪呀~为什么有一股奇葩的味道=。=
好了好了,不扯了,接下来进入今天的正题-0-

-0-上班的时候,大家一定都知道老板购买了一个奇怪的设备~然后就可以监控咱们看了什么网页,看了什么东西,跟谁聊天,发了什么邮件。甚至能屏蔽我们访问一些网站,那么这是怎么做到的呢?

2014年1月21日全国DNS污染始末以及分析(作死)

丫丫丫~好久都没见到各位了,Ovear都有点想念各位了。于是今天就来码一篇=w=
群众:滚,你的反编译和海量查询系统呢
Ovear:QAQ Ovear刚刚考完试,也要让Ovear喘口气嘛。。那些文章很难写的,一不小心就被喷的要死
群众:吃翔翔,看你天天在某群里聊天,还说自己玩过头挂科了
Ovear:啊哈哈哈哈哈 今天下午出了个大新闻你们知道了
群众:啊?啥信息,喂别转移话题

=w=大概今天15:30的时候,Ovear正在调试新的服务器,结果发现肿么突然上不去了。。结果ping了以下,结果吓尿了,Ovear的域名都指向到[65.49.2.178]这个IP。Ovear第一反应就是,尼玛DNSPOD又被黑了! 为什么说DNSPOD被黑了呢,其实以前DNSPOD就出过一次类似的问题=。=,导致所有的域名都跪了,刚好Ovear这个域名还有测试的几个域名都是那里的,然后就到某交流群吐槽。结果管理员说他们的DNS被污染了,Ovear心想不会是全国DNS都被污染了吧。结果乌鸦嘴说中了。。还真的是全国劫持。

然后Ovear就很好奇,到底是怎么回事呢~有谁能做到这样的事情~于是就有了以下的分析和科普~
—————–以下内容为Ovear家电脑中病毒所致,跟本人无任何关系,谢绝跨省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balablabala说了这么久,肯定有同学问了,窝又不是学计算机的,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dns是什么玩意,跟我有什么关系!
那么DNS是什么呢,Ovear就来科普下┑( ̄Д  ̄)┍。
我们访问一般是通过域名[Domain]来访问的,咦DNS怎么也是D开头的,难道有关系?说对了!就是有关系:DNS的全称其实是[Domain Name System]翻译过来就是域名系统
在互联网中,是只存在IP的,IP其实就是一串数字,相当于你家里的门牌号,大家在网络中想找到你,必须通过这个,所以IP对于每个人来说是唯一的。但是第四代IP都是XXX.XXX.XXX.XXX这样的,多难记啊,谁会没事记住IP呢,更何况以后天那么长的IPV6,要记住不是得要人命!这时候一个聪明的科学家出来,我们给IP加一个别名,大家通过别名不就可以不记住这个IP,也可以知道这个IP了!于是就有了域名[Domain]这个东西.
当你访问www.ovear.info的时候
电脑的DNS解析系统就会自动问DNS服务器:尼知道www.ovear.info对应的IP地址是神马么?
DNS:窝帮你查查,奥,找到了,IP是[122.10.94.169].
Ovear的电脑:谢啦,再见
DNS:恩
对应现实就是,问知道张三的人:尼知道张三家在哪里么? 回答 在南山区 balabalabla。

当然这样解释还是不怎么恰当的,因为一个DNS服务器是不可能知道所有域名的地址的,因为这需要耗费极大地代价,所以这时候就出现了递归DNS和根DNS。(由于篇幅原因,Ovear就简单的说一下,其实还是有问题的。Ovear以后再写一篇文章详细阐述下DNS的工作原理,或者看[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Domain_Name_System] QAQ)
根DNS是什么呢?大家想想,每个域名都有一个后缀,比如说ovear是[.info]后缀的。那么就有一个专门记录[.info]后缀的dns服务器,其他后缀也一样。这个DNS就是该域名的根DNS。
那么递归DNS呢?其实递归DNS就是一个代理人,是用来缓解[根DNS]压力的,如果大家都去问[根DNS],那[根DNS]不早就跪了。毕竟一个人(网站)的地址不是经常变的,所以就有了TTL这一说法,根据DNS的规定,在一个TTL时间呢,大家就认为你家里(域名所指向的IP)的地址是不会变的,所以代理人[递归DNS]在这个时间内,是只会问一次[根DNS]的,如果你第二次问他,他就会直接告诉你域名所指向的IP地址。这样就可以解决[根DNS]负载过大的问题啦。
顺便这一张图也可以很准确反映出来之前所说的~ =w=
figure_01

说了这么久,口水都干了,那么DNS到底跟这次事件有什么关系呢~
首先来看张图
QQ截图20140121154922
瓦特!肿么这么多域名都指向同一个IP了,这是什么情况0 0。其实这就是典型的[DNS污染]了。
我们知道互联网有两种协议,一种是TCP,一种则是UDP了(知道泥煤啊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都说我不是学计算机的了)。
TCP和UDP的主要差别就是:能不能保证传递信息的可靠性。UDP是不管消息是否到达了目标,通过什么途径的,他只管我发出去了就好,所以UDP比TCP快得多,但是可靠性没有TCP好。
QQ截图20140121180655
而DNS查询默认就是用的是UDP,那么就很好劫持啦。在UDP包任何传输的路途上,直接拦截,然后返回给接收端就行了。
啧啧,说道这大家也隐隐约约知道这次事件的问题了吧,范围如此之广的劫持,必须要在各个省市的主干网上进行,而能处理这么大数据,同时能控制这么多主干网的。。啧啧啧。。。没错!就是GFW了~至于GFW是什么,Ovear在这就不说了,不然可能大家都见不到Ovear了QAQ。
说道这里,Ovear就准备手动查一下,到底是不是所推测的GFW呢?于是拿到了这个图(From XiaoXin)
d2c0c26c8b00a17a01806b3f0c7b163b_r

与此同时运维也在各地的服务器上开始了跟踪查询,发现全国各地解析时间均为25ms左右。这时候结论就出来了。

这样就明显了,肯定是GFW做的了~~于是Ovear又好奇的查了下,这个IP是什么来头,为什么都要指向到这里去,于是Ovear发现了一些好玩的东西~(http://bgp.he.net/net/65.49.2.0/24#_dns)
QQ截图20140121181511
从侧面点出了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。
那么某FW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Ovear在这里做一个无责任的推测,最有可能的就是:某FW的员工本来是想屏蔽这个IP段的,但是呢一不小心点进去了DNS污染这个选项,然后又没写污染目标,于是就全局污染了啧啧啧~

但是有些童鞋会问了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为什么他们都说用8.8.8.8就没事了~
其实这样子说是不正确的,因为Ovear之前用的就是8.8.8.8,上面也说了DNS查询默认使用的UDP查询,所以不管你用什么,照样劫持不误。其实8.8.8.8没问题是因为污染事件已经基本结束导致的,那么为什么污染结束后其他国内DNS都不能用,而Goole的DNS确可以正常的使用~于是Ovear就找到了张有趣的图片~
QQ截图20140121154959
我先来解释下上面命令的用途吧~这个命令是用来直接向DNS服务器查询域名的~
其中的[-vc]参数是强制使用TCP来查询DNS服务器,这样就可以避免UDP污染的地图炮。

那么为什么污染结束后,DNS还会受到污染呢?其实原因很简单。Ovear之前说了,[递归DNS]是需要询问[根DNS]的,而默认的询问方式是采用的UDP,所以在国内的DNS服务器,自然就受到污染了。而之前Ovear也提到过TTL这件事~
在TTL周期内,根据协议[递归DNS]是直接吧结果缓存在自己那,是不会再去查询[根DNS]的,所以国内的DNS就把错误的结果缓存起来了~
而Google的DNS服务器基本都是在国外,所以查询的时候影响并不大,但是国内挺多域名使用DNSPOD啦,DNSLA的DNS,所以Google进国内查,还是会受到一定影响的。
因此,如果要完全避免这次的影响,有两个条件
1、你的域名的DNS必须是在国外
2、你查询的DNS必须在国外,而且如果在污染期需要通过TCP查询。

这样就可以避免这个问题了。

然后Ovear又手贱查了下这次的TTL,啧啧
QQ截图20140121183245
如果没有人员来手动干预,这次的事件还是要持续蛮久的~。

另外Ovear在这里奉劝一句媒体,不要听风就是风,听雨就是雨。不要一味的把责任推给无关的DNSPOD等厂商。自己要有判断力。
顺便引用江主席的一句话

媒体啊,还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,晓得不晓得啊?(装幽默)唉,我也替你们着急啊,真的

 

哎呀先不说了,我去开门收个快递~,双十二买的好东西终于到了~,回来继续说O(∩_∩)O~~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密码保护:百度盘API

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,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:

我是这么设计高性能海量数(ku)据(zi)查询系统的(一)

哎呀,一不小心就2014年了呢~回来看看博客,都长草了_(:з」∠)_。一转眼又要考试了,于是匆匆忙忙码了篇文出来(尼不就是想炫耀下你的裤子么)

另外在乌云也发了篇~希望各位菊苣也去看看~

群众:尼的Java反编译系列教程呢?那边还没坑玩,怎么有开了个坑!!

Ovear:啊哈哈哈哈,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啊,来看文

群众:滚尼玛(西瓜皮,胖次,带血的胖次)

Ovear:呃,别扔了。咦等等,欧尼sama带血的胖次,啧啧,欧尼sama的血,舔 咳咳咳。。。

6467271020120811120612017

反编译使用Classloader加密的Java class(适合所有带虚拟机的语言)(一)

(看到这个 一 感觉肯定没好事发生)
众所周知,Java是一个实时编译型的语言,其编译后的产物,class文件也是Bytecode,字节码。
很容易被反编译工具反编译,而传统的Java源代码保护方法基本都是采用混淆的方式,
但这样会带来很多麻烦,而且也不能真正保护class文件。
于是,市面上出现了很多采用jni技术定制classloader调用经过加密的class来动态解密,运行class文件的加密器。
所以加密后的文件,根本就不是合法的class文件,自然目前大部分Java反编译器都无法反编译啦,所以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Java程序不被轻易逆向。

于是呢,就有了这篇文章

首先来分析下

从上面说的可以看出,经加密过的类字节码 其实已经不是[Java字节码]文件了,那么这样奇葩的二进制文件是怎么被java虚拟机成功加载的呢?
其实就是————>通过Java虚拟机所提供的参数,来设定解密程序(启动的时候需要指定): -agentlib:classloader.dll

简单的来讲,这个agentlib相当于给Java虚拟机做了一个‘Plugin’(插件),Java虚拟机在把Class字节码读入内存的时候,就会先尝试把Class字节码先交给这个Plugin处理再交给系统本身的Classloader(类装载器)加载、执行。
所以嘛,确定了一点:Java虚拟机把读到”奇怪的字节码”交给之前提到的加密器提供的classloader.dll,然后这个dll文件再将这段“奇怪的字节码”解密,然后把解密后的Bytecode再交给Java虚拟机来进行下一步,Java虚拟机就可以正常使用系统的Classloader加载这个类了。当然这个加密器的任务也就结束了。

可以看到,无论加密方式多么屌炸天,都在最后一个环节,[解密]上薄弱了,因为你不管怎么样,都要交给系统的Classloader来加载,也就是说,系统必须认得,既然系统认得了,那么自然在内存中的信息就是你想要的啦。

所以照这个思路下去,任何只要带虚拟机的语言,什么c#啦,什么python啦,什么什么的,都可以按照这个思想来反编译。

那么通用的,也是最简单的解密方法也出来了,酱酱酱酱—–
那就是:请听下回分解。(去尼玛,还下回分解,明明是想偷懒好不好,鬼知道你下回又是什么时候写了,看看你上一篇认真写的文章是什么时候发布的,喂,别走啊~)

一些随笔

也许真的是五月病的原因,最近心情一直很糟糕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但是打心底有一股失落感和挫败感,挥之不去,我累了。

正文
这是在我之前推荐的一本书,看到非常不错的一段,特此记下来

指间的戒指不再闪亮

婚纱在衣柜早就尘封

我们的容颜都已慢慢的苍老

但那份心情,却依旧没有改变

感谢你带给我的每一天

正是因为你

我才有勇气说

“永远,永远”

“永远,永远”

各位我又回来了~

小朋友们,大家好,还记得我是谁么?对了,对了,对了,我就是为葛平配音的演员——超威蓝猫。
好了好了,不闹了~2333333。看看上一篇文章,已经过了差不多6个月的时间)喂,喂,你那上一篇文章分明就是转载的,坑谁呢?
嘛,三次元事情比较多,各种忙啊什么的,域名都要过期了,还不知道,真是的)分明是你懒B好不好,天天上线就聊天不写博客,玩游戏什么的。
我说。。。导演,能不能去掉画外音,好鬼烦的。
啥,问我去哪了,还能去哪,Ovear就是一个苦逼的学生仔啊,不上学还能干嘛。而且逛好最近中二期又来了,这玩意就像大姨妈一样,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,总会来的。
俗话也说得好嘛,没有中二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嘛~)喂,喂,你不要在写博客的时候中二啊
导演!!!画外音不是去掉了么,为什么还会出现
回头看看,自己写博客也有差不多3 4年了,博客这个东西,真是个好东西。现在往回看看,还真的是一个不错的记忆,好啦~不看以前了,看现在~
Ovear最近其实也没怎么闲着,弄了个小电台http://atv.ac 大家也多来捧场哈~会定期更新的~
那么mina桑~今天我又正式回来了,为此我特意换了个新皮肤(你那还没开始做吧。。。),,希望大家喜欢~也希望大家多来这里做做客~好的~各位下篇博客再见~
PS:各位技术宅,各种宅,大神啊,弱B啊,求勾搭啊,Ovear已经严重跟这个时代脱节了~欢迎在留言区留下你的伊妹儿和Blog~Ovear非常期待你们的留言呢~
大家对Ovear的博客有什么建议也可以提出来呢~~

推荐科幻小说之——(三)《乡村教师》——孤独的进化

作者附言:
这篇小说同我以前的作品相比有一些变化,主要是不那么 “硬”了,重点放在营造意境上。不要被开头所迷惑,它不是你 想象的那种东西。我不敢说它的水准高到哪里去,但从中你将看 到中国科幻史上最离奇最不可思议的意境。

         ※       ※       ※

他知道,这最后一课要提前讲了。

又一阵剧痛从肝部袭来,几乎使他晕厥过去。他已没能气力 下床了,便艰难地移近床边的窗口。月光映在窗纸上,银亮亮的, 使小小的窗户看上去象是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门,那个世界的一切 一定都是银亮亮的,象用银子和不冻人的雪做成的盒景。他颤颤 地抬起头,从窗纸的破洞中望出去,幻觉立刻消失了,他看到了 远处自己渡过了一生的村庄。

村庄静静地卧在月光下,象是百年前就没人似的。那些黄土 高原上特有的平顶小屋,形状上同村子周围的黄土包没啥区别, 在月夜中颜色也一样,整个村子仿佛已溶入这黄土坡之中。只有 村前那棵老槐树很清楚,树上干枯枝杈间的几个老鸦窝更是黑黑 的,象是滴在这暗银色画面上的几滴醒目的墨点……其 实村子也有美丽温暖的时候,比如秋收时,外面打工的男人女人 们大都回来了,村里有了人声和笑声,家家屋顶上是金灿灿的玉 米,打谷场上娃们在桔杆堆里打滚;再比如过年的时候,打谷场 被汽灯照得通亮,在那里连着几天闹红火,摇旱船,舞狮子。那 几个狮子只剩下卡嗒作响的木头脑壳,上面油漆都脱了,村里没 钱置新狮子皮,就用几张床单代替,玩得也挺高兴……

推荐科幻小说之——(二)《致命接触》——崩溃的星空

《致命接触》作者:[英] 史蒂芬·巴克斯特
  编者按:
  英国科幻作家史蒂芬·巴克斯特被誉为近二十年来最优秀的硬科幻作家之一。和许多硬科幻作家一样,他的科学底子十分扎实:拿过剑桥的数学学位,又在南安普顿大学拿过工程学位,此后长期从事数学、物理、信息工程方面的教学工作,还申请当宇航员,想亲自飞进太空!(可惜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。)
  软科幻常常依靠情感推动故事,而硬科幻大多以科学理论为情节动力。理工出身的巴克斯特尤擅此道。以《致命接触》为例,其设定在科幻小说中并不鲜见,但作者以现有的科学理论、猜想为基础,不仅实现了小说的“自洽”,而且富于张力,充分显示出科学理论本身的魅力。

推荐科幻小说之——(一)《镜子》——刘慈欣

随着探索的深入,人们发现量子效应只是物质之海表面的涟漪,是物质更深层规律扰动的影子。当这些规律渐渐明朗时,在量子力学中飘忽不定的实在图象再次稳定下来,确定值重新代替了概率,新的宇宙模型中,本认为已经消失了的因果链再次浮动并清晰起来。

第一章——追捕

办公室中竖立中竖立着国旗和党旗,宽大的办公桌旁有两个人。
“我知道首长很忙,但这件事必须汇报,说真的,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。”桌前一位身着二级警监警服的人说,他年近50,但身躯挺拔,脸上线条刚劲。
“继风啊,我清楚你最后这句话的分量,三十年的老刑侦了。”首长说,他说话的时候看着手中的一只缓缓转动的红蓝铅笔,仿佛专心评价削出的笔尖形状。大多数时间他都是这样将自己的目光隐藏起来,在过去的岁月中陈继风能记起来的首长直视自己不超过三次,每一次都是自己一生的关键时刻。
“每次采取行动之前目标总能逃脱,他肯定预先知道。”
“这事你不是没碰到过吧?”
“当然,要只是这个倒没什么,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内部问题。”
“你手下这套班子,不太可能。”
“是不可能。按您的吩咐,这个案子的参与范围已经压缩到最小,组里只有4个人,真正知道全部情况的人只有两个。不过我还是怕万一,就计划召集开一次会议,对参加人员逐个盘查。我让沈兵召集会议,您认识的,十一处很可靠的那个,宋诚的事就是他办的……但这时,邪门的事出现了……您,可别一位我是在胡扯,我下面说的决对是真的。”陈继风笑了笑,好象对自己的辩解很不好意思似的,“就在这时,他来了电话,我们的追捕目标给我来了电话!我在手机里听到他说:你们不用开这个会,你们没有内奸。而这个时刻,距我向沈兵说出开会的打算不到30秒!”
首长手中的铅笔停止了转动。
“您可能想到了窃听,但不可能,我们谈话提点是随意选的,在一个机关礼堂中央,礼堂里正在排演国庆大合唱,说话凑到耳根儿才能听清。后来这样的怪事连接发生,他给我们来过8次电话,每次都谈到我们刚说过的话或做过的事。最可怕的是,他不仅能听到一切,还能看到一切!有一次,沈兵决定对他父母家进行搜查,组里两个人刚起身,还没走出局里的办公室呢,就接到他的电话,他在电话里说:‘你们搜查证拿错了,我的父母都是细心人,可能以为你们是骗子呢。’沈兵掏出搜查证一看,首长,他真的拿错了。”
首长轻轻将铅笔放在桌上,沉默的等待陈继风继续说下去,但后者好象已经说不出什么了。首长拿出一枝烟,陈继风忙拍拍衣袋找打火机,但没有找到。
桌上两部电话中的一部响了。
“是他……”陈继风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低声说。首长沉着的示意了一下,他按下免提键,立刻有话音响起——声音听上去很年轻,有一种疲惫无力感:
“您的打火机放在公文包里。”
陈继风和首长对视了一下,拿起桌上的公文包翻找起来,一时找不到。
“夹在一份文件里了,就是那份关于城市户籍制度改革的文件。”目标在电话中说。
陈继风拿出那份文件,啪的一声,打火机掉到了桌面上。
“好东西,法国都彭牌的,两面各镶有30颗钻石,整体用钯金制成,价格……我查查,视三万九千九百六十元。”
首长没动,陈继风却打量了一下办公室,这不是首长的办公室,而是事先在大办公楼上任意选的一间。
目标在继续炫耀自己的力量:“首长,您那盒中华烟还剩五根,您上衣袋中的降血脂麦非奇罗片只剩一片了,再让秘书拿些吧。”
陈继风从桌上拿起烟盒,首长则从衣袋中掏出药的包装盒,都证实了目标所说准确无误。
“你们别再追捕我了,我现在也很难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目标继续说。
“我们能见面谈谈吗?”首长问。
“请您相信,那对我们双方都是一场灾难。”说完电话挂断了。
陈继风松了一口气,现在他的话得到了证实,而让首长认为他在胡扯,比这个对手的诡异更让人不安,“见了鬼了……”他摇摇头说。
“我不相信鬼,但看到了危险。”首长说,有生以来第四次,陈继风看到那双眼睛直视着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