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vear's Blog

I'am Ovear,Ovear is me.

Theme Refrain made by Eiko

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

标签:刘慈欣

推荐科幻小说之——(三)《乡村教师》——孤独的进化

作者附言:
这篇小说同我以前的作品相比有一些变化,主要是不那么 “硬”了,重点放在营造意境上。不要被开头所迷惑,它不是你 想象的那种东西。我不敢说它的水准高到哪里去,但从中你将看 到中国科幻史上最离奇最不可思议的意境。

         ※       ※       ※

他知道,这最后一课要提前讲了。

又一阵剧痛从肝部袭来,几乎使他晕厥过去。他已没能气力 下床了,便艰难地移近床边的窗口。月光映在窗纸上,银亮亮的, 使小小的窗户看上去象是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门,那个世界的一切 一定都是银亮亮的,象用银子和不冻人的雪做成的盒景。他颤颤 地抬起头,从窗纸的破洞中望出去,幻觉立刻消失了,他看到了 远处自己渡过了一生的村庄。

村庄静静地卧在月光下,象是百年前就没人似的。那些黄土 高原上特有的平顶小屋,形状上同村子周围的黄土包没啥区别, 在月夜中颜色也一样,整个村子仿佛已溶入这黄土坡之中。只有 村前那棵老槐树很清楚,树上干枯枝杈间的几个老鸦窝更是黑黑 的,象是滴在这暗银色画面上的几滴醒目的墨点……其 实村子也有美丽温暖的时候,比如秋收时,外面打工的男人女人 们大都回来了,村里有了人声和笑声,家家屋顶上是金灿灿的玉 米,打谷场上娃们在桔杆堆里打滚;再比如过年的时候,打谷场 被汽灯照得通亮,在那里连着几天闹红火,摇旱船,舞狮子。那 几个狮子只剩下卡嗒作响的木头脑壳,上面油漆都脱了,村里没 钱置新狮子皮,就用几张床单代替,玩得也挺高兴……

推荐科幻小说之——(一)《镜子》——刘慈欣

随着探索的深入,人们发现量子效应只是物质之海表面的涟漪,是物质更深层规律扰动的影子。当这些规律渐渐明朗时,在量子力学中飘忽不定的实在图象再次稳定下来,确定值重新代替了概率,新的宇宙模型中,本认为已经消失了的因果链再次浮动并清晰起来。

第一章——追捕

办公室中竖立中竖立着国旗和党旗,宽大的办公桌旁有两个人。
“我知道首长很忙,但这件事必须汇报,说真的,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。”桌前一位身着二级警监警服的人说,他年近50,但身躯挺拔,脸上线条刚劲。
“继风啊,我清楚你最后这句话的分量,三十年的老刑侦了。”首长说,他说话的时候看着手中的一只缓缓转动的红蓝铅笔,仿佛专心评价削出的笔尖形状。大多数时间他都是这样将自己的目光隐藏起来,在过去的岁月中陈继风能记起来的首长直视自己不超过三次,每一次都是自己一生的关键时刻。
“每次采取行动之前目标总能逃脱,他肯定预先知道。”
“这事你不是没碰到过吧?”
“当然,要只是这个倒没什么,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内部问题。”
“你手下这套班子,不太可能。”
“是不可能。按您的吩咐,这个案子的参与范围已经压缩到最小,组里只有4个人,真正知道全部情况的人只有两个。不过我还是怕万一,就计划召集开一次会议,对参加人员逐个盘查。我让沈兵召集会议,您认识的,十一处很可靠的那个,宋诚的事就是他办的……但这时,邪门的事出现了……您,可别一位我是在胡扯,我下面说的决对是真的。”陈继风笑了笑,好象对自己的辩解很不好意思似的,“就在这时,他来了电话,我们的追捕目标给我来了电话!我在手机里听到他说:你们不用开这个会,你们没有内奸。而这个时刻,距我向沈兵说出开会的打算不到30秒!”
首长手中的铅笔停止了转动。
“您可能想到了窃听,但不可能,我们谈话提点是随意选的,在一个机关礼堂中央,礼堂里正在排演国庆大合唱,说话凑到耳根儿才能听清。后来这样的怪事连接发生,他给我们来过8次电话,每次都谈到我们刚说过的话或做过的事。最可怕的是,他不仅能听到一切,还能看到一切!有一次,沈兵决定对他父母家进行搜查,组里两个人刚起身,还没走出局里的办公室呢,就接到他的电话,他在电话里说:‘你们搜查证拿错了,我的父母都是细心人,可能以为你们是骗子呢。’沈兵掏出搜查证一看,首长,他真的拿错了。”
首长轻轻将铅笔放在桌上,沉默的等待陈继风继续说下去,但后者好象已经说不出什么了。首长拿出一枝烟,陈继风忙拍拍衣袋找打火机,但没有找到。
桌上两部电话中的一部响了。
“是他……”陈继风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低声说。首长沉着的示意了一下,他按下免提键,立刻有话音响起——声音听上去很年轻,有一种疲惫无力感:
“您的打火机放在公文包里。”
陈继风和首长对视了一下,拿起桌上的公文包翻找起来,一时找不到。
“夹在一份文件里了,就是那份关于城市户籍制度改革的文件。”目标在电话中说。
陈继风拿出那份文件,啪的一声,打火机掉到了桌面上。
“好东西,法国都彭牌的,两面各镶有30颗钻石,整体用钯金制成,价格……我查查,视三万九千九百六十元。”
首长没动,陈继风却打量了一下办公室,这不是首长的办公室,而是事先在大办公楼上任意选的一间。
目标在继续炫耀自己的力量:“首长,您那盒中华烟还剩五根,您上衣袋中的降血脂麦非奇罗片只剩一片了,再让秘书拿些吧。”
陈继风从桌上拿起烟盒,首长则从衣袋中掏出药的包装盒,都证实了目标所说准确无误。
“你们别再追捕我了,我现在也很难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目标继续说。
“我们能见面谈谈吗?”首长问。
“请您相信,那对我们双方都是一场灾难。”说完电话挂断了。
陈继风松了一口气,现在他的话得到了证实,而让首长认为他在胡扯,比这个对手的诡异更让人不安,“见了鬼了……”他摇摇头说。
“我不相信鬼,但看到了危险。”首长说,有生以来第四次,陈继风看到那双眼睛直视着自己。

© 2020 Ovear's Blog All rights reserved.